慢慢的我
       忙碌的在世总是陪同着每一天,在世的不规定因子总是会随时在你身边发出,无论是你是乐意的抑或不何乐不为的,它总是一如早年不加宽恕的推导着或喜或悲的幽情,叫你多少感受着浊世的无奈,分手、凄风楚雨、忧思。。。连年来一段时间的话,自己也不知是啥了呢,每日都是昏沉沉的,乏力,犯困。明显的深感有一股回天乏术之感,迭出,也许是办事上的小半要素熏陶了我吧,但总是以为心气儿还是稍加浮躁不安的,静不下来,有时一句话就会让我莫名的抑郁着,烦躁着。一首凄惶的歌曲就会让我沉闷了半晌,单曲重复着,再从新着。。有人说,悲天悯人的人也是一种美,一种别样的美,至少在他的心肠设有着一种最真实的美,最原始的情。舛误吗?
       人生在世,谁都殊不知一份快乐,一份安逸的光阴,在浮华喧哗的埂子人世中推导着,或留给着一段别样的心情在心底归藏着,手疾眼快相通,随便深湛,垂青着,快乐着,幸福着。有了一份虽不擦肩,确雁过拔毛了分秒的拨动,虽不铭心,但确刻骨。正如你与我的碰面的那般美好~!都说相逢不如思量,相差会让人有一种别样的美,朦胧的美,玄想中的美。那些反常规的呼唤不纵令为了一份美好的念想与兑现吗?爱的喝求,爱的呼唤,生死离别的痛,聚散离合,缘生缘灭,在人与人之间无处不在的累及着,那些底情脆弱的人们。

       品一杯香茗,听一首老歌,在生冷浅浅的思路中游走,十指叩响的法兰盘,发生悦耳的鸣响,交情流淌在温柔的手指头,撕下了我柔软的神经,情的曼妙,爱的迷离,总是让人一错再错,欲罢不能。召唤着你边塞爱的呼唤,我站在有你的动向,望望着,定睛中,深思千里,你痛感的到吗?我最亲爱的你。多时凡间路,作伴有好几,朝朝暮暮,思思牵牵,胸臆制动的底情总是那么的美,这就是说让人耿耿于怀,你浓郁的情,你深沉的爱,你深邃的眼睛,深切的看破了我这颗敏感脆弱抑郁的心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谓我何求,你纵然我,知我懂我之人,有你我知足。碰见是美丽的,惦念也是美丽的,一份美丽总会伴着一份犯愁,爱你几分?念你几分? 你与我之间错处一个字能说的清的,滚滚红尘路,有你协办相伴着,一齐相惜着,我一生何求,何惧、又称为念念而不舍呢?满腔一份稀薄念想,一份真真的情,一份切切的意,一句和暖的开腔与问好,砥砺着,撑持着,这就够用了,对吧!其一冬天也因有了你,我就决不会觉得寒冷了,一冬的暖阳会伴同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