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久以前读到新月派代表诗人卞之琳的小诗《断章》便觉得其唯美,朦胧,忍不住多读了几遍,等回过神来发现早已深深的印在脑海里,甩也甩不掉,我想可能我早已爱这首梦幻般的小诗深入灵魂。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,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这首梦幻般的小诗将爱描绘的如此充盈丰富、玲珑剔透。细细想来,又何尝不是呢,大自然中的爱就是这样,息息相关,相依相偎。
       看,如画般的初春在“烟水初销见万家,东风吹柳万条斜”中迈着碎步款款而来,在爱的梦幻里,它轻轻的挥一挥衣袖,万物复苏,褐色的大地上冰雪融化,泉水叮咚,娇嫩的桃树吐出粉红的花苞,娇滴滴的在枝丫上含苞待放,随风摇曳的小柳树呀,婀娜多姿的抽出鲜嫩的枝条,翠色欲流,红花绿叶,群峰飞舞,碧海蓝天。桃树仰慕柳树英姿飒爽的绿,柳树又喝彩桃树可爱的粉,而只有一种颜色的泥土却又在另一旁羡慕着桃树柳树五彩的梦。这便就是大自然给予世间梦幻般的爱啊!

       在春暖花开的季节,踏着泥土的芬芳,迎着栀子花开的味道,合着泉水叮咚的节拍,徜徉在爱的梦幻里,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微旅,想一想便都觉得妙不可言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啊!大自然给予的梦幻般的爱是公平的,它会给五彩缤纷的春带来温暖的爱,当然,它也会给纯洁圣丽的冬带来诗意的爱。大雪纷飞,千里冰封,在这北风吹雁雪纷纷的季节,天涯一孤人,一件蓑衣,一顶斗笠,一把剑,一支萧,一壶酒,踏着雪,迎着风,漫天飞雪中留下了一串浅浅的脚印,后者淹没前者突兀。走着、走着眼前洁白的世界里一支血红的玫瑰赫然躺在雪地里,那么显眼,那么孤傲,突如其来玫瑰的艳映衬着雪地的白,孤人停住脚步细细观赏着眼前的相依,萧声起,雪花飞,惟妙惟肖的一幅画啊!大自然相依相偎梦幻般的爱啊足以将冬季的时间冻结。飞雪惊叹玫瑰的艳,萧声崇拜飞雪的洁,而孤人感叹冬景的奇!不得不说,《断章》这首小诗将大自然的梦幻朦胧般的爱刻画的淋漓精致,春羡慕冬的寂静,冬嫉妒春的喧闹,大自然给予的爱将我们生活的世界装点的五颜六色,一切的一切梦幻般的爱啊,都缺一不可,冬离不开春,春不能没有冬,一幅接着一幅的奇观,都是由一个个相互依存的景物层层递进构成的。

       徜徉在爱的梦幻里,我爱朦胧如烟的《断章》,更爱给予我们生命,留给土地梦幻般爱的大自然!